迪威国际账号注册www.dv66669.com

电视剧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娱乐 > 电视剧 > “限集令”增大盈利压力 影视剧内容比拼升级

“限集令”增大盈利压力 影视剧内容比拼升级

【“限集令”增大盈利压力 影视剧内容比拼升级】不久前,国家广电总局出台2020年第10号令,提倡电视剧网络剧拍摄制作不超过40集,鼓励30集以内的短剧创作。(证券时报)

  “十几年前的国产电视剧每部平均都在30集以内,今天的电视剧48集都已经算是常态,更有70集、80集的剧目在不断出现,如果没有限集令出台,国产电视剧的集数还有可能继续增加下去。”一位从业者跟记者讲道。

  不久前,国家广电总局出台2020年第10号令,提倡电视剧网络剧拍摄制作不超过40集,鼓励30集以内的短剧创作。

  “这个对于我们专注做内容的公司来讲是个利好消息。”剧作从业者兴奋地说。

  “如果集数卡在40集以内,以现在的制作门槛,后期的发行恐难以覆盖前期的投入成本。”版权交易业内人士则显得忧心忡忡。

  钱不够集来凑

  在影视制作行当里,通常有一大帮人会把外界看起来很神圣的拍摄艺术称为“干活儿”,既然是个“活儿”,目的肯定是为了挣钱。

  电视剧的生产跟其他商品制造的属性一样,都要通过控制成本、提高销量等手段来盈利

  在成本控制阶段,同样一个剧本,在一个老练的制片人手中可以轻松调配出大、中、小等多种制作规格的成本预算出来。摄制组里的导、演、摄、录、美、服、化、道各个部门,以及后期制作这些环节都可以成为投资额度的调节器。

  控制好成本之后,销售量决定盈利空间。在以集报价的行规下,集数自然成为一部作品盈利的重要调节手段。不管是成本还是销量,弹性空间有多大主要看怎么来调。

  在制作阶段,如何抻长一部影视剧也是一个技术活,尤其对于一个比较在乎收视率的导演来讲,既要照顾到投资方的盈利大局,又要让作品显得不那么低俗,就需要绞尽脑汁跟观众兜圈子。

  比起硬“注水”,有一种高明的做法就是通过改变故事的叙事结构来增加长度。不久前的一部热播剧《新世界》线索多达五条,将每一条线索展开说尽,集数达到了70。

  据业内剧作人士介绍,一部剧为保证叙事的连贯和统一,讲故事忌讳线索过多。但多线索模式用好了会使剧情呈现矛盾纷呈,层层推进的优点。细数《新世界》的五条线索,行内人很容易看出有些情节的设计是刻意照顾演员的行为,因为剧中几位实力派的演员秦汉、孙红雷等都是广受观众喜欢的明星。

  线索多了容易乱,为了把剧中给观众挖的“坑”都给填上,后面剧情难免会出现不合情理的地方。

  还是以《新世界》为例,有网友留言称,导演硬是把剧中“小红袄”反转成意想不到的“十七”,太牵强。的确,当剧中所有的强人都找不到那个神秘的凶手时,最后让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出来收场显得过于草率,观众撑了70集之后,难免会有被骗的感觉。还有网友吐槽《新世界》最后的反转剧情设计虽起到了出人意料的效果,却完全没在情理之中。

  业内人士透露,如果剧中遇到大牌明星,行内还有不能让明星在剧里死掉的潜规则。所以当网友百思不解孙红雷为什么会在大结局的时候意外复活时,他或许应该了解一下这个真相。

  一个了解《新世界》导演水平的业内编剧称,导演徐兵的水平算高的了,这么长的剧集能够导成这样的水准,不简单。

  精明的制作人看似方方面面都照顾到了,然而观众却怒了。据骨朵传媒关于《新世界》分集播放量统计数据来看,截至3月9日,第1集时播放量高达2.1亿人次,第2集则骤减为4100万人次,到第70集的时候则锐减至1900万人次。豆瓣评分也从历史最高评分7.9降至5.8。

  通过舆情分析可以看出,观众流失的主要原因还是剧情拖沓和逻辑的混乱。有网友直言:“说句不好听的话,是疫情国难拯救了这部拖沓的电视剧!”

  进阶的观众

  为了确保一部剧能够有足够多的人在后期买单,在制片环节依靠明星带粉通常是业内的传统套路。在《新世界》中,孙红雷的表演稳健自然,演绎出了剧中人重义气的性格特点。

  通过网络的评论来看,确实有不少的剧迷看此剧的目的就是为了看这些老戏骨的表演,至于演什么已经不重要了,因为他们本身就是戏。但明星也是推高一部剧制作成本的主要原因。

  媒体公开资料显示,三年前一线明星价位在:700万~8000万之间。2017年由腾讯影业等公司投资拍摄的《择天记》,选择由鹿晗与古力娜扎等流量明星主演,题材为当时最流行的国风类型,该剧一共55集,投资4.5亿元,平均每集818万元,创下了国产剧史上最高投资纪录。

  该剧播出之后,口碑却与投资形成巨大的反差。豆瓣评分显示该剧只有4.2分,历史最高评分也只有5.2分。此后,由陈坤和倪妮主演的《天盛长歌》,杨洋主演的《武动乾坤》也未能形成爆款,“流量演员+大IP”模式开始受到质疑。

  业内剧作人士表示,影视语言有自己特定的传播规律,拿综艺的操作模式来做影视剧,评分低是正常的。另外观众现在可选择的剧太多了,当看多了制作精良、情节紧凑的20集以内的美剧、英剧、日剧、韩剧之后,观众对片子的“口味”已经变得越来越刁了。

  观众不买单,大制作就会变成高风险。业内版权交易人士透露,拍成的电视剧通常分几轮销售。一般首轮播映权卖给视频网站,之后再卖给电视台。市场首轮播映权的价格普遍是400万元左右一集,但到了二轮、三轮之后,价格基本上就是地板价了,因为各地方电视台的购买力非常有限,即便是二轮剧的版权价格,也需要通过N轮的分销来分几年覆盖。

  明星的天价片酬在无限推高影视剧制作成本的时候,无疑对行业的发展造成了恶性循环。2017年9月,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电视制片委员会等联合发布了《关于电视剧网络剧制作成本配置比例的意见》,规定一部影视剧全部演员的总片酬不得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%,其中,主要演员不超过总片酬的70%,其他演员不低于总片酬的30%。

  2018年,广电总局在《关于进一步加强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文艺节目管理的通知》提出,遏制影视圈追星炒星的不良倾向,严格控制综艺节目嘉宾片酬。2020年,广电总局再次重申“限薪令”并推出“限集令”。

  业内人士透露,在硬性限薪令下,不排除有些公司通过扩大制作成本的方式来进行变通,此次广电总局再出台限集令,有望堵住这一漏洞。

  “限薪+限集令的政策调控之后,最直观的改变是观众能够看到的剧目会增加很多”。业内版权交易人士表示,每年各家电视台最多的电视剧播放量在700集上下,如果每部都是70集,一年也就只能播10部剧。

相关信息: